哈爾濱學院
學校文化 首頁 > 學校文化

  校訓釋義:
  校訓既吸取了傳統教育思想的精華,也反映了現代教育思想理念和我校的辦學優良傳統和經驗。
  崇德礪誌,是在思想品德方麵對廣大師生的訓導和基本要求。
  “崇德”就是崇尚品德,注重道德品性的修養。中國傳統教育思想強調:“上賢以崇德”(《禮記王製》);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”(《禮記大學》)。我們將“崇德”列為首位,體現了我校的“育人為本,德育為先”的辦學指導思想。
  “礪誌”就是磨礪意誌,注重堅強意誌的鍛煉和養成。傳統教育思想強調“金就礪則利”(《荀子勸學》),“礪乃鋒刃”(《尚書費誓》)。“礪誌”就是要求學生要有誌向,誌存高遠,有愛國之心,報國之誌,並且具備堅強的意誌和剛毅果敢的品格。
  博學篤行,是在業務學習方麵對廣大師生的訓導和基本要求。
  中國傳統教育思想注重“博學之,審用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篤行之”的關連和統一。(《禮記中庸》)
  “博學”,就是博通精學,注重博與精的有機結合。這不僅反映了隻有“博大”才能“精深”的道理;同時也體現了我校的通才教育與專才教育相結合的辦學理念與模式。通才是全麵素質的要求,專才是專業水平與技能的要求。
  “篤行”,就是篤實躬行,注重實踐。《禮記中庸》論治學之道,以“博學之”開篇,以“篤行之”收篇,實際上講的是學與用的關係,學習的目的是為了用,為了實踐,為了改造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。“篤實”即誠懇踏實、忠貞不諭,“躬行”即身體力行、堅持實踐。

  教風釋義:
  這是對教師的師德師風、治學、執教、育人的要求與規範。
  “學高身正”,這是教師教好書、育好人的首要的和基本的條件與要求。學高,即學以學術(技術)為高。《禮記?鄉飲酒義》指出:“古之學術道者,將以得身也”。大學教師必須以學術見長(包括技術),在專業上詳盡有資料和信息,站在學術前沿,把握學術發展趨勢和走向,眼高手高,能講能做。身正,即身以品德為正。《論語》指出:“就有道而正焉”。教師必須注意修身、立身,注重為師之道,身體力行,以身作則,品行端正,師德高尚,為人師表。
  “嚴謹至善”,這是教師教書育人的基本方式途徑和應達到的目標與境界。嚴謹有兩個層麵的要求,即嚴謹治學、從嚴執教。教師治學必須嚴謹,博學、審問、慎思、明辨。“板凳寧坐十年冷,文章不說半句空”(範文瀾),要勇攀科學高峰,搶占學術前沿。教師還必須執教從嚴,“嚴師出高徒”。從嚴,就是依法執教,照章辦事,大愛關心,不循私情,注重對學生良好的行為規範的養成和教化。
  通過嚴謹治學和從嚴執教要達到的目標和境界是臻於至善:學問——至善至美;育人——至善和諧。


  學風釋義:
  這是對學生的學風、學品、學習、實踐、成才的要求與規範。
  知行統一,這是對學生學習和成才的基本要求,這既包含了學習的目的也包含了學習的方法。明代哲學家王陽明提出“知行合一”觀,他說“知是行之始,行是知之成。”“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,行之明察精覺處即是知”。陶行知的教育思想是“教學做合一”。“知行統一”是毛澤東的辯證知行觀。學生要搞好學習就是要處理好知與行的關係。知是為了行,行又深化了知。學生不僅學習要知行統一,做人也要知行統一,言行一致,講究誠信。
  勤奮求真,這是學生學習和成才的基本的方式途徑和應達到的目標與境界。勤奮有兩個層麵的要求,即勤奮刻苦,會學會做。學業有成,“勤奮”為先。古人雲:“業精於勤,荒於嬉”,“天道酬勤”。學習必須刻苦,通宵達旦,聞雞起舞,能耐寂寞,甘受清貧。正是“書山有路勤為徑,學海無涯苦做舟。”學生不但要肯學,還要會學會做,講究學習的方法,有自主學習的精神,同時還能在理論指導下去實踐,動手能力強,有創新精神和能力。
  通過勤奮刻苦和會學會做的努力要達到的目標和境界是達成真境,即陶行知所說:“求真、做真人”。“千教萬教教人求真,千學萬學學做真人。”真人即品學兼優、德才兼備的人才。這種目標和境界就是:學業——求得真理;成才——做成真人。


  校歌內容:
          眼望丁香花的萬般嬌媚,耳聽鬆花江的陣陣濤聲,春風撫育襟懷寬廣,秋雨澆鑄執著永恒。啊,哈爾濱學院,崇德礪誌,博學篤行,放飛理想,傳承文明,崇德礪誌,博學篤行,放飛理想,傳承文明,莘莘學子放歌向太陽,奔向美好的前程。

追索科學民主的春光大道,肩負民族複興的神聖使命,山川千仞自強不息,江河萬裏學無止境。啊,哈爾濱學院,崇德礪誌,博學篤行,放飛理想,傳承文明,崇德礪誌,博學篤行,放飛理想,傳承文明,莘莘學子放歌向太陽,奔向美好的前程。